当前位置 : 主页>文学>民间文学>
满族民间故事的区域性特征--承德与东北满族故事比较
满族民间故事的区域性特征--承德与东北满族故事比较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01-23 08:34
★★★

  本文所指区域性为宏观区域性,它既包括由气侯、土地、物产资源组成的自然环境因素,也包括与之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文化环境因素。
  区城性制约着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与演变。白山黑水为满族发祥地,承德是清朝建立后满族新兴的迁徙地,两区域间自然环境的不同,使两地间流传的满族民间文学作品,无论是在内容、风格上,还是作品表现出来的民族气质、心理结构、民俗风情及审美情趣上,都有很大差异性。
  本文仅以满族民间故事为点,穿起一根承德、东北两区域满族民间口碑文学的比较链条,以寻绎出区域性作用下其间的异同。 
  一、它们的不同首先表现在作品内容上。郭崇林同志有过一个调查[1]: 《黑龙江民间文学》第十四辑《宁古塔故事集》中,满族神话型格的作品占所有篇目的60%,清代传说不足5%;同为黑龙江省的阿城地区所出版的同类故事集中,祖先创业传说约占50%,清代传说约占30%。若将《承德地区故事卷》也用百分比来划分一下,可以说,清代满族历史人物、风物、史事传说约占所有篇目的50%,其他反映满族风俗、生活的故事约占5%, 而满族原始神话、祖先创业传说则一篇没有。无疑,东北区域内满族民间故事描绘的是满族清前史时期满族先民社会生活的画图。而承德反映的则是清代满族社会生活。从具体内容看:东北区域内流传有满族独有特色的原始神话系列。即:天神创世神话、自然神话、族源神话、动物崇拜、图腾崇拜神话及保存在萨满神谕中的萨满教女神神话等。有以反映原始部落时期围猎场面和野蛮的征战及原始宗教、淳厚的先民民风为主要内容的古老传说;有以阿古打、努尔哈赤等为主人公的英雄创业传说;有以展示满族先民在特定自然环境中生产、生活场景的生活故事;也有以人参、柞蚕、棕熊、东北虎、大马哈鱼,靰鞡草等组成的反映满族故乡特有物产的动植物故事及由此派生出来的风俗传说。如果说东北区域内满族民间故事型格是多线条,承德区域内满族民间故事的展示则呈单线条:即只有清代满族历史传说这一条主旋律。 
  这或许还只能算作型格上粗线条的比较,不妨让我们再看一看同一类别在其内容表现上的差异。同为满族历史人物传说,东北区域内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以阿骨打、努尔哈赤、萨布素、红罗女组成的著名四大人物传说。这些传说不仅以歌颂为主基凋,且多成为系列史诗般的连缀故事。入关后的帝王传说如康熙、乾隆也有一定数量的流传,但份量较前者轻得多。 而承德区域内,康、乾二帝的传说却是最富代表性。数量多、内容宽泛。但与东北英雄传说有一较大区别:虽为系列,内容却不连缀,且评说功过参半。显然这种现象是满族独特的历史道路给与不同时代的民族成员在心理上留下了不同的印痕。 
  围猎故事也为两区域内共有,但内容相去甚远。东北区域内的围猎故事多以平民猎手为主人公,表现他们凭借多年围猎经验,对付棕熊,降服恶虎,捕鹿,射貂。 故事中围猎细节描写细腻,满族人的勇猛风姿、聪明才智栩栩如生。东北围猎故事还有一个特点,即多属复合型,围猎与部落征战或追求幸福的幻想故事交叉在一起。承德最富特色的木兰秋弥篇中也有以射熊、 殪虎、围鹿为内容的围猎故事。但主人公大多不是平民,而是皇帝及外藩王公等贵族。这是因为木兰围场被满族统治者所利用,不是为族人提供生息之地,而是政治上的需要,成为推行习武绥藩政策的练兵场。由于时代、人物、功利诸因素的不同,木兰秋弥篇对围猎细节描写不是很细腻,而以表现主人公的勇武气概为主,不是单人匹马的骑射,而是大部队、大场 面的围追。
  二,两区域间的不同还表现在由语言、性格、 环境等不同层面组成的文学样式的整体风格上。东北区域内的满族故事有着较为明显的民族个性, 作品透出古朴、粗犷、憨厚、醇馨的风格。尤以一些描写满族先民以渔猎、挖参或征战为内容而展示北方自然环境氛围的专题故事、习俗传说最为浓郁。如在一篇故事中这样描绘两个主人公: 
  一千多年以前,虎尔哈河发源地方有个小部落……部落长叫多罗罕,为人忠厚、俭朴,没有头领的威严,却有平民的淳朴,胸前配了七十多粒串珠珠,还为部落苦心操劳……多罗罕有个格格,叫多罗甘珠,长得象天上的仙女,虎尔哈河上的明月……辅助多罗罕治理城池……打下的米谷年年用不了,猎得的獐、狍、虎、豹,多得皮张穿不了,晒出的肉干装满哈什……①
既使是一些故事内核与其它民族所共有的生活故事,也不失自己民族的独特风韵。如以扬善惩恶为主题的生活故事《小铜锣》②几乎流布全国每一个区域,但东北满族间流传的这一故事,谨从开篇的寥寥数语中便能品出它的满族情味: 
  从前,在荒凉的玛蜒窝集里住着兄弟两个,侍养着八十岁的瞎眼额姆……
东北满族故事的独特风韵不仅从环境、语言层面中体现出来,还从作品渗透着的民族性格、民族心理、审美情趣中体现出来。骑射生活造就了满族先人刚勇尚武的民族性格。频繁迁涉,连年争战,强者存,弱者亡,这一切使他们崇尚壮美和力量。这一民族性格的体现在作品中十分突出,而且贯穿各个历史时期。从满族先世创造的臆想神话中,就已有显露。如描写女神西伦妈妈力大无穷,一顿饭就能吃九十只鸭子,抡起石头能抛过九个山头。她勤劳、勇敢,部落里人人敬服……③充满赞美之意。又如《真假巴图鲁》①《拜满章京的孙子》⑤等描述原始部落时期各个部落间的野蛮征战的传说。从故事中对部落长的神化以及将吞并别的部落、攫取对方生活资料加以弘扬,也可看出他们崇尚骁勇和善战的民族性格。对抗辽英雄阿古打,十三副遗甲打天下的创业英雄努尔哈赤勇武之风的崇拜,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满族人结婚时有坐帐的习俗,⑧传说,就是因为努尔哈赤结婚时住帐篷,背护心宝镜。以后满族人结婚时,便都在屋外搭个帐篷,新娘下轿时前、后心都背面铜镜,以示对祖先的崇敬与不忘本。 
  东北满族生活故事中占有篇目较多的幻想故事也极富民族特色。作品不仅在环境、语言外壳中体现出民族风韵,在神奇、丰富的想像间也渗透着古老社会图腾崇拜观念。 且以描写优美缠绵,情节迂回曲折,形式多为灵怪,变形的复合型为艺术特色。
  相比之下,承德区域内的满族故事由于语言外壳较大程度的汉化,自然环境中民族氛围的削弱,作品整体风格的民族性相对淡泊。但它又不是民族性的全部消融,它的风格可以说是多民族融合下民族性与极具特色的自然环境与文化环境巧妙结合的丰富体现。也可以说它是东北醇馨满族故事变形后的一种非汉非满以鲜明地方特色为表现主题的新的民间故事圈。称它为一种变形,一方面是作品中依然不同程度地渗透着这一民族的共同心理素质。而共同心理素质这一基本民族特征的存在,决定了它同汉民族的区别。崇尚勇武,一肚子忠诚、爱清洁、重礼仪,这些民族共同心理都能够在作品中找到影子。而它的另一面,由于语言外壳的完全汉化,又使作品失却了民族的独特风韵。代替这份风韵的是清代满族历史人物与承德秀美的天赋自然人化自然巧妙融合的特色。《乾隆登双塔山》⑦、《伊犁庙与香妃》⑧等传说是很好的例证。对清朝宫闱秘闻、宫廷生活,艺术而又直接、深刻的表现,是承德满族故事圈整体风格的又一体现。由于历史和特殊地理环境的原因,承德一度为清朝的第二个朝廷所在地。从康熙到咸丰间的历代皇帝都曾在这里颐养或处理朝政。历代皇妃、诸多王公大臣、名太监、文化名人等也屡屡来承伴君,诸多轶闻趣事由此产生。其中,君臣之间、君民之间做诗联对的传说很多,可谓承德满族故事中的一大特殊类项。如果说东北作品中突出体现的是满民族的尚武精神,承德作品中的这一特殊类项则突出体现了满民族的尚文精神。我以为这期间体现着满族的社会进步。清入关后,做为统治阶级的满民族积极吸收汉民族的传统文化。这一特殊类项传说的大量诞生,也从另一侧面,体现着生活于康乾盛世时期天下安定太平,朝野安居乐业的共同心态。
  承德区域内还有一类东北满族故事中不多见的满蒙联姻的传说:如《承德地区故事卷》中选入的《千公主和藩》、《皇姑屯》、《公主围》等篇都是记述康乾时期,宫内公主下嫁蒙古王子以达到满蒙团结的传说故事。这些作品都有着鲜明的区域性特征,也体现着承德满族作品的民族性与自然、文化环境巧妙融合的独特风格;
  造成两区域间同一民族民间故事作品内容与整体风格上诸多不同的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的在于自然环境与历史渊源的不同。 
  白山黑水是满族祖先生息繁衍的故乡,是满族先人屡次崛起的大本营。那里地域广袤,气侯寒冷。浩瀚的森林,辽阔的草原,纵横交错的河流、湖泊,为满族先人提供了丰富的渔猎资源。一个区域或民族生活于其中的特定自然条件和自然产物,都会被搬进他们创造的口碑文学之中。所以东北区域内有着较多的以描写历代满族先民打渔、围猎、采珍珠、挖参等劳作场景的故事。由于各小区域间自然经济资源也有不同,则出现了白山黑水打渔、围猎故事多,辽宁区域内挖参故事多的差异。北方寒冷的生活环境还使得满族先世从原始初民时期就表现出对光热与火的迫切追求和由衷赞美。所以满族原始神话中火神成为诸姓氏最敬仰的神祗。白桦是北方的特产,千里冰封的世界是北方寒冷气侯的真实写照。天神阿布卡恩都里的小女儿白云格格[9],为了给生活在地上人类消灾造福,偷了阿玛的宝匣,被雪神冻死以后,化成身穿白纱、木质洁白的白桦树。高寒、风雪、白桦构成了北方原始人的认识基础。满族原始神话中还拥有众多的自然女神,她们辖司着各种自然物和自然现象。其中的创业女神: 如蚕神、畜牧女神、渍菜神、编织女神的出现,都与满族先民所居处的自然环境、文化环境息息相关。 
  一个民族的生活习俗,是在其特定的环境下共同生活、 共同的心理素质基础上形成的一种民族生活特点。游猎生活形成了满族人的骑射习俗。并成为这一民族最突出的民族特征。而由骑射引发出来的射柳习俗,据说是女真人的首领完颜阿骨打留下的。不管在朝廷还是民间,祭天之后,都要进行射柳比赛。柳在这里,成为满族先人表现智慧与勇气的工具。满族先人不仅有射柳习俗,敬柳习俗更是由来已久。满族人对柳的虔诚奉祀, 已成为满族先民一种共同的民族心理,在东北满族故事中比比皆是。从自然因素上解释,满族先民敬柳首先因为他们生活在柳的中间。柳是东北地区最常见而又极易繁衍的一种树木。柳叶可做应急食物,柳皮可以编织,柳干可以制箭杆架屋。在《鹰嘴峰》[10]这篇故事中,灰兔王带领它的全族,把柳树枝条当作利箭,打败了凶鹰的进攻。可见柳的作用之大。久而久之,满族先民产生了以柳为母的观念,这便是柳图腾崇拜。
  东北区域内神话、祖先创业传说等民间口碑文学的产生, 不仅与其生存的自然环境息息相关,更与其历史渊源联系在一起。神话虽为人类童年时期的幻像,但它也曲折地反映了满族先世的历史发展步伐。满族神话中,女神神话占据突出地位,这一方面标志着满族祖先也曾经历了惟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漫长的母系氏族社会。另一方面,在这一历史时期内曾出现过一些因建立、保护部落而有功的英武女酋。萨满女神神话的诞生又体现着这一民族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宗教观。
部落征战、英雄创业传说是东北满族故事的主要表现主题。各个时代都会在满族先民的口碑文学中留下悲壮或豪迈的战歌。这些传说尽管主题相近,但由于不同历史阶段制约下的文化环境的不同,各个时期作品的风格也小有不同。如古老的征战方式、古朴的风习描写是古老的部落征战传说的表现风格。
舞跳完了,酒喝足了,肉吃够了,饭也饱了,星星也全了。年轻的穆昆达莫森库尔请出几位长者开始割肉分份儿。他先把最大的一块肉和最多的一堆猎物,分给了部落里的百岁老人……⑩ 
  从这里我们不仅领略到原始部落时期满族先民粗犷、豪放的民族性格,也从中窥见了那古老的分配制度。这纯朴的财物共有观念与阶级社会中,那些横行霸道的山主或同行人为独自得到宝物而设下种种圈套图财害命的私有观念,成为鲜明的对照。
  从阿骨打直至努尔哈赤时代,经几度与汉民族的融合,部族的统一,民族的强盛以及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息地的愿望成为民族的共同心理。因此,阿古打、努尔哈赤成为满族十分尊崇的创业英雄。阿古打是女真人的一代英豪。他统一了女真各部,建立政权,并入主中原,称雄北方。特别是他率领女真人打败大辽兵的壮举是得民心的。所以在阿古打的传说中,他领兵抗辽的传说比较多,而入主中原的征战传说很少。 这一方面是强烈的民族意识使女真人对入侵的辽兵十分仇恨。当时,辽主经常派出银牌或金牌天使到女真部落骚扰抢掠, 特别是抢美之举倍受女真人切齿。这不仅表现在阿古打的传说中,当时还出现了一批惩恶扬善、救护弱小的以神技抗击大辽的萨满女神故事。这说明女真人在对待异族侵略上是同仇敌忾的。而另一方面,阿古打的入主中原也是侵略行为,这或许就是这一类传说较少的原因所在。当然也可能是传承者受时代因素影响没有传承下来。 
  被称为引弓之民的满族先民经过一段漫长的发展道路,逐步南迁, 并开始向农耕领地迈进。跑马占圈,围猎造田。加之一部分女真人入主中原,与汉民族杂处,使女真人内部开始发生变化。主要表现在文化上的进步,经济上的发展,生活上的改善。女真人不再穴居而居宅舍,穿着不再以毛皮类为主,而是春夏多以紵丝绵紬为衫裳,秋冬多以羔皮为裘,并开始讲究礼节。这些都反映了满族先民已逐步走向人类文明的行列。社会这些新的风俗画卷在满族民间口碑文学中的展示,渗透在这一时期滋生的以反映平民社会生活的生活故事与幻想故事中。故事大多借助精灵的力量,给勤劳、勇敢和善良的人带来漂亮的房舍,美丽的服饰,甚至一位仙女般的媳妇,最终有一个幸福安定的家庭。 
  在一部分以农业为主的女真人中,手工业开始有了发展。如淘金、养蚕、织布等。但也随之出现了奴隶主与奴隶对立的阶级关系。奴隶主对奴隶的剥削、掠夺、压榨,使其矛盾日趋尖锐。东北满族故事中与这一历史现象相呼应的,是这一时期直至整个清代,大量类同于汉民族中长工地主型故事的出现。
  清朝建立后,八旗人关,政绩蜚然。东北区域的满族故事中也曾一度出现了崭新的内容。但由于满族各分支长期积淀的文化和审美惯性,以及满族刚性尚武的民族性格,决定他们视打天下的英雄要比坐天下的英雄伟大的多。这一意识使他们的集体文化心理依然顽强地维系着以创始神话、英雄创业传说为中心的故事传承体系。当然这种现象并非东北区域的全部。吉林南部、辽宁区域内清代满族传说故事较之满族发祥地的白山黑水要多的多。 
承德承袭满族文化是在清朝入关以后。这之前,承德市区只是一个几十户人家的上营小村。具有雄才大略的康熙皇帝有其远见卓识,随着战略地的北移,他认识到人心的向背比修筑长城对国家的巩固更有成效。于是他推行了肄武绥藩政策。而木兰围场正是实施这一政策最理想的地方。天然的习武练兵场,离京都近,又与蒙古各部接壤。承德是北京至木兰围场之间二十多座行宫之一,正居两地之间,且气侯宜人,风景秀美。康熙帝每年行围期间都长时间在此驻跸,渐渐地热河行宫地位高于它宫,修筑规模因而不断扩大。康熙五十一年钦题热河行宫为避署山庄,后又相继修建了山庄外围,集汉、蒙、藏、维风格于一体的众星捧月态势的寺庙群。正是由于这些天然风光与人造风光,使承德一度成为清王朝的政治中心。由此,承德区域内便有大量清代满族历史传说演绎出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承德区域自然环境因素对该地口碑文学的影响不是直接的,而是建筑在历史渊源之上的。 
与东北区域内满族英雄传颂相对照的,是产生于这一区域的康、乾二帝的传说。阿古打、努尔哈赤是两位打天下的民族英雄。康熙,乾隆则是两位坐天下的有建树的君主。特别是康熙皇帝,在位期间做了六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他多次出朝巡边或巡幸江南,所以在民间流传有许多关于康熙皇帝微服私访的传说。康、乾二帝在承德流传的故事多,还因为承德为京畿之地,他们在京都的一些传闻也很容易流传到这里。
  承德区域内有一类地方旗官跑马占圈、争旗地或旗主欺压旗民的传说。如《两旗争地》、《哈塘川的遭遇》等。如果说《两旗争地》与古老部落征战传说还有着某些相同之处,那就是目的相同,都是为了生产、生活资料的占有。但由于历史环境的不同,两种传说又存在着质的不同。这主要表现在采取方法上的不同。古代部落征战是凭借本身或武力的力量,强者存,弱者亡。而清朝旗与旗之间的征战多诉诸于地方官或告御状,凭借的是权势之力。这似乎比东北区域内长工地主型所表现出来的阶级矛盾更进了一步,已由民间较多的转入统治阶级上层。
  区域性制约下民间口碑文学的演变,作为传承媒介的传承者本身的因素也是不容忽视的。东北区域内满族故事传承媒介主要可归结为两大体系。一为萨满传承,一为村民耕农传承。 
  近几年间,一些满族民间文学的研究者先后著文,以大量的调查资料论证满族原始神话多珍藏于萨满神谕之中。请如《天宫大战》以及几十个满族姓氏所珍藏的萨满神谕所包含的史前神话的陆续发现。满族先民同东北地区的赫哲、达斡尔等少数民族一样,自原始初民时起就信奉建立在原始社会渔猎经济基础之上的原始宗教--萨满教,萨满教徒主超度灵魂、祖先祭祀。万物有灵神话与祖先创业传说则是他们祝词中的主要内容。像满族这样长时期滞留于原始社会落后状态之中而又不具有本民族早期文字的落后民族,以绘声绘色的口头祝告方式表达其对自然奥秘与始祖起源的认识,必然会成为他们总结、发展、传承本民族文化历史和神话、传说的最好方式。萨满传承有其独特的方式,即大多有固定传承人,属秘传。只有德高教重的萨满或氏族、部落首领方可传讲。这也是满族神话发现较晚的原因所在。但由于萨满传承的庄严性与神秘性,使得满族神话较之华夏民族神话保存的完整,且大多情节曲折、内容丰富。如傅英仁老先生搜集整理的《满族神话故事》便是很典型的一例。我以为,这其中的原因一是满族神话故事产生的年代较华夏民族晚。更主要的是萨满传承过程中的不断补充与完善。 如《石头蛮尼》篇中被苏和哈拉族人供为祖先神的是一位咸丰年间苏和哈拉的大萨玛。因为他生前神通广大,给人做了许多好事,死后按他的形象刻了-尊石头像,称为石头蛮尼。这说明,满族人供奉的祖先神并非都产生于远古时代。
  村民耕农传承体系相对宽泛得多。但我以为其间又可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指那些基本没有离开其生息地或较早回到东北定居的村民耕农传承者。由这一条传承媒介流传下来的作品,传统情味浓重的多。特别是那些居住偏僻,远离大都市,且较为完整地保留有原来的名称和成员的部族分支的区域,外来文化撞击相对缓慢,文化形态往往保持着原始的封闭体系。又由于传承者为世系村民,他们顽强地维护着长年沉积的民族个性心理,直接、质朴地不断重复着先世艰苦创业的主题及与他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风俗、风习及生活故事。另外一种类型是指那些满汉融合影响程度相对较深区域的传承者。这些区域多是满族人生活的迁徙地, 自然环境与历史渊源的不同,使这些区域传承的内容多限于反映满族平民社会生活、风习的传说故事及一部分清代满族历史传说。作品的传统情味自然也显淡泊。 
  分析承德区域内满族故事传承的中介因素,要先了解这一区域满族成员的来源。自康熙中后期始,大批的满族移民开始在此定居。其中有驻防官兵、皇庄屯垦人员、派驻于此的地方官员、清帝分封土地给王公贵族、有功官员及他们所带来的包衣阿哈和士兵。 这些人员中既有满洲八旗,也有汉军、蒙古八旗。还有三藩兵丁降为奴仆派往各行宫驻守的服差人员。从人员组成情况中,我们不难看出,承德区域内的满族成员是一个打破原有部落、家族后重新组合的群体。而民间口碑文学的传承与他们赖以产生的载体有着密切的关系。一旦失去了它赖以产生的载体,作品便不复存在。加之,承德区域内有相当一部分是加入满族籍的汉人。他们对满族早期文化知之甚少或不知,自然不能充当满族故事的传承媒介。这便是承德区域内没有满族神话、祖先创业传说流传的原因之一。 
  满族是一个善于接受新事物的民族。 清朝三百年间,满族下层末吏小官与上层皇亲贵胄间,兴起诗词唱和、写文作赋之风气。王公大臣,至七品县令,以争先出版自己诗文集而引以为荣[12],康、乾二帝更堪称此风之楷模。满族内部上层人物推崇雅文化的兴起,使文学走向书面,民间文学相对受到冷落,而多民族融合又加快了满族语言文字的消亡与汉化。加之满族人在辛亥革命后一度受歧视,许多满族后裔不敢承认自己是满族。这些因素使故事传承者本身文化素质改变,自然会影响到作品的演变。承德区域内清代满族历史传说之所以较多地保存下来,一是自然环境、人化环境这一载体的存在,二是清代中后期阶级矛盾不断强化,揭露达官显贵的强征暴敛,讽刺皇帝的行私贪色,成为满、汉族人共同讲述的话题。故事被满、汉族人共同传承下来,相对拓宽了传承中介线。 
  民族文化心理素质是民族文化的基本内核。任何一个民族,它的共同的民族心理素质都是较长时期地起作用,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虽然与各民族互相融合成份逐渐增多。但他们仍然以自己的民族为荣,关心本民族的事业、本民族的繁荣和发展。这也便是承德、东北两区域流传的满族故事又有着某些相同之处的内在因素。比如满族有:不吃狗肉、不戴狗皮帽子、竖索伦杆、立影壁、吃粘食、结婚晃三箭等习俗。关于这些习俗由来的传说,东北有,承德也有。而且内容上基本相同,只是有些情节上较简单些。这几则习俗传说的由来,都与清始祖努尔哈赤有关。究其原因,正是满族人对家乡故土的热爱和对民族英雄的崇拜这一共同民族心理素质在起作用。满族中形成的这一英雄崇拜深入到满族人的心里,逐渐演变为一种影响深远的民俗意识。而神化了的罕王被视为满族民族性格的象征,由此引申出来的风俗传说便有相对的稳定性、传承性。 
  它们的相同还表现在渗透于作品之中的多民族融合外壳下内含着的满族人固有的性格特征。满族妇女聪明、能干、有主见、泼辣。如《瑰花儿献茶》[13]篇中的满族姑娘瑰花儿,在万岁爷面前照样不惊不慌,不卑不亢,而出现在东北满族故事中的妇女形象大多都是勤劳智慧型。满族人直率、勇武、忠于职守等性格的表现在两区的故事作品中更是比比皆是。
  如果用一句话做为本篇的总结,我以为,它们的相同反映着两者同一民族性,它们的相异体现着两者间的区域性。

注:
○1《满族民间故事选》《高底木鞋的来历》。
○2《满族民间故事选》第307页,上海文艺出版社。
○3《满族民间故事选》第28页。《勇敢的阿浑得》。
○4《满族民间故事选》第34页。
○5《满族民间故事选》第38页。
○6《满族民间故事选》第30页《成亲坐帐的来历》。
○7选自《承德市故事卷》第143页。
○8选自《承德市故事卷》第524页。
○9《满族民间故事选》第9页《白云格格》。
○10《满族民间的故事选》第二集,第391页。
○11《满族民间故事选》第53页《珠浑哈达的故事》。
○12摘自彭勃:《满族》第155页。
○13选自《承德地区故事卷》第65页。





  • 上一篇:清朝后期的满族文化

  • 下一篇:斑马管窥和珅
  • 【字体: 】【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治疗癫痫痛风定片官方脱发治疗湿疹痛风病人的饮食癫痫症状白发痛风的症状及治疗方法痛风十八味痛风不能吃什么牛皮癣症状治闲灵价格脱发的治疗药治疗痛风的偏方痛风十八味治疗痛风如何治疗湿疹中药治疗痛风湿疹防治手册牛皮癣的症状以及治疗癫痫药牛皮癣的治疗方法痛风症状精乌片痛风定片治疗痛风癫痫的各种症状癫痫治疗药如何治疗痛风治疗湿疹的药品治疗痛风的方法五花茶颗粒中药治疗脱发痛风的治疗手册牛皮癣的各种症状癫痫如何治疗痛风吃什么好治疗湿疹的最好方法脱发怎么办治疗白发脱发的症状以及治疗方法精乌片治疗脱发五花茶颗粒